慧聪网首页所有行业资讯中心企业管理商务指南展会访谈行业研究博客慧聪吧找供应找求购免费注册立即登录加入买卖通即时沟通站点地图

石油管制下现状:垄断干掉市场 定价话语权遭诟病

http://www.energy.hc360.com2014年02月11日10:10 来源:慧聪能源网T|T

    中国能源消费已经全面提升,在世界能源市场的位置愈益重要,但缺乏价格话语权一直为人诟病。

    2013年,中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升高达到57.39%。一直有声音认为,在全球能源格局由供应向消费、高碳向低碳转变的过程中,中国的消费能力有可能转变为定价话语权,以更加低廉的成本获得进口油气。《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发现,这一愿景非常好,但是目前中国在定价话语权方面的缺失,主要原因还是在国内。

    国内油气行业垄断形势严峻,参与主体有限,且上下游一体,缺乏真正的市场,没有完善的价格发现和形成基础。政府对能源领域的管制,妨碍了市场建立,以及定价的话语权。

    垄断“干掉”市场

    当然,一般总是认为纽约、东京、伦敦的商品交易所形成了石油价格,而交易所的参与者是金融巨头。但从长期来看,应该分析为什么这些交易所能获得成功,价格何以能为各国所接受。

    即使有国际影响力的交易所,天然气消费量也世界领先,日本的进口天然气依然是全世界最贵。这说明市场在起着作用。

    中国的情况是,市场不健全,垄断愈益深入。据中海油能源经济研究院首席能源研究员陈卫东回忆,1998年进行的石油体制改革,形成中石油和中石化两家公司,以及后来成立中海油,当时就讨论过去年舆论关注的管道拆分等问题。但至今,油气市场上还是巨头把持,即使有心推动改革,面对十多年没有丝毫铺垫的局面,也无能为力。

    三大油就等于石油体制,形成一个垄断的市场。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只能通过与三大油合作,进入油气生产销售的某个环节,但是对整个行业没有影响。

    国内的传统油气资源都被登记在三大油名下,非常规的页岩气其中76%也被登记,与传统油气资源重叠。

    记者查阅的资料显示,1993年我国开始进口石油时,国内的石油产量1.3亿吨,至今过去的20年,石油产量仅从1.3亿吨增加到2亿多吨,增加的幅度不过8000万吨。

    陈卫东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即使建交易所,推出石油期货,这个问题也绕不过,谁愿意来交易?三大油自身没有交易的需要。国外的主权基金、投资机构和石油公司,可以直接与三大油交易,没有必要通过期货市场,它们也会到成熟市场去交易。

    这反映了国内油气行业的现状,民资实际上无法进入上游获得油气资源,油气上下游机制都围绕三大油。地方民营炼厂受制于既有体制,无法通过市场获得资源。

    “没有竞争,就没有合理的价格发现机制,就不会有吸引人的市场。”陈卫东认为,要改变的是油气工业垄断的格局,而不是从其他方面去修补。

    真正的市场还意味着,健全的价格形成机制。“你认为谁有价格话语权?”陈卫东反问记者,“布伦特、WTI是在市场交易中形成的价格。”

    管制筑起藩篱

    国内的能源价格机制不够完善,这影响了市场的价格发现能力。深层次的原因则在于,过高的行政门槛,将大多数市场参与者挡在门外。石油进口权和进口配额这两个看得见的领域,均存在过高的壁垒。

    2013年,业内对油气改革期望颇多,都预期石油进口权将逐渐放开。原油进口分开,意味着油源增多,供应多元化。“国际市场的油气资源充足,放开可以用市场方式平衡供需。”陈卫东说。

    但最终只是增加了少数炼厂的进口配额,进口权没有丝毫放松,整个行业都如此。油气管制由来已久,1999年5月、2001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两度发文,赋予中石油、中石化两大集团成品油批发零售业务的垄断经营权,导致民营油企的市场份额急剧萎缩。

    2002年,成品油和原油进口的非国营贸易进口配额划定,并规定逐年增长。但原国家经贸委2002年4月发布公告称,原油非国营贸易配额只能用于中石油和中石化的炼厂加工。

    国内的炼厂主要被中石油和中石化控制,民营“地炼”分布在广东、山东等地,份额有限。这个规定延续至今,即使在海外有油源,也需要炼厂排产计划,才能进来。更多的时候,排产计划意味着定价权。

    2006年12月,商务部发布原油、成品油两个管理办法,准入门槛提高,进口权没有放松,排产要求也依然如故。

    去年,国务院取消和下放审批权,进口权和配额限制也不在其中。陈卫东对记者说,市场要培育,要减少各种管制,放开进口权有利于培育市场主体,一般而言国际上资源国都是国家石油公司控制资源,消费国石油公司多,有利于供给和市场竞争。

    进口放开后,国际市场的供给和需求会反映到国内市场,价格将反映全球市场供需,而不是一个垄断价格。国内在油气管网监管,非常规油气领域也在探索市场机制,“这当然是好现象,但是还应有更多破除垄断的措施,推动油气改革。”陈卫东说。

    鼓励民资进入能源领域也是政府的方向,希望未来真正能推动能源领域的竞争,形成完善的市场机制。唯有如此,“中国价格”才有可能。

责任编辑:王海霞

【慧聪资讯手机客户端下载